媒体公告
传播学最出圈的理论从“知沟”到“数字鸿沟”的进化之路

发布于:2023-11-28 20:38:26  来源:媒体公告  点击量:14次

  这可能是最出圈、最经久不衰又与时俱进、最容易出大题的经典传播学理论之一。相较于使用与满足,它紧跟时代变化,游离各种范式;相较于议程设置,它又切中当下社科领域的老年传播、乡村振兴、技术解困等多重热门议题。

  能为现实时局作解,理论之树又长青,这样的理论,必然是最容易出现在考题中的。

  数字鸿沟的概念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被提出以来,一直是众多学科关注的焦点。正如物质上的富有者与贫困者一样,信息社会也会出现“信息富有者”与“信息贫困者。

  事实上,前几年的疫情加速了社会“媒介化”的进程,在线课堂、网络购物、健康码,慢慢的变多的“生活必需品”与智能媒介相互勾连,由“知沟”衍生而来的“数字鸿沟”再次成为社会热议话题.....

  学习和理解“数字鸿沟”的原因不仅在于它是新传必考的经典理论,也是对社会不平等的一份关注。

  社交媒体的兴起与普及,对数字鸿沟现象起到了有效弥合作用,还是进一步加剧的作用?(北京大学2023)

  短文材料:数字鸿沟背景下,志愿者帮助乡村老年人反诈的公益援助的。运用非虚构写作的评析标准点评材料。(同济大学2023)

  新媒介时代,如何利用媒介技术弥补数字鸿沟带来的弊端?(郑州大学2022)

  请你论述新媒体语境下的信息沟和数字鸿沟现象及缩小差距的可能性。(河南大学2022)

  有人说新媒体的普及会扩大信息鸿沟,你是否赞同这种观点?(上海交通大学2021)

  材料是老人没有健康码无法乘车,数字鸿沟是扩大还是缩小,如何帮助技术遗忘者?(同济大学2021)

  美国传播学家蒂奇诺等人于1970年提出的一个假说。该假说认为,随着大众传媒向社会传播的信息日益增多,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将比社会经济地位低的人以更快的速度获得信息,因此这两类人之间便会形成一定的知识差距,这种知识差距即被称为“知识沟”。

  这里所说的“知识”(knowledge)并不是指专业性的或高深的知识,而是对大众传播中报道的普通信息的知晓(公共事务与科学信息),比如说总统遇刺、人类登月等。

  ②新技术的采用所带来的利益并非对所有社会成员都是均等的,现有信息水准较高或信息能力较强的人,能够比较弱的人获得更多的信息。

  ③新媒介技术层出不穷,更新换代周期越来越短,趋势可能是老沟未平,新沟又现。

  知沟理论对传播与社会不平等的关注,使它带有一定的批判色彩。更宽泛地说,“知识沟”其实就是一种“传播沟”。并在此基础上,“数字鸿沟”的概念被提出。

  关于数字鸿沟的定义有代表性的提法是国际电信联盟(ITU)的定义:“数字鸿沟能够理解为由于贫穷、教育设施中缺乏现代化技术和由于文盲而形成的贫穷国家与富裕发达国家之间、城乡之间以及年青一代与老一代之间在获取信息和通信新技术方面的不平等。”

  ◾社会鸿沟:指每个国家中由于种族、性别、年龄等造成的信息富有者和匮乏者之间的差距;

  ◾民主鸿沟:指那些使用和不使用数字资源去从事、动员或参与公共生活的人们之间的差距。

  “数字鸿沟”具体能体现为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数字媒体接触和使用状况的四种差异。

  A:Access(获取)——互联网的接入与使用渠道。在此,资金壁垒是信息沟产生的主导因索,而这一壁垒又来源于社会各阶层经济差异。

  B:Basic skills(技能)——数字化时代要掌握的信息智能。群体间利用互联网的能力高低不同,享受的实惠也不同。

  C:Content(内容)——指网上内容;网上所传播的内容不同。谁主导了网上产品,谁拥有话语权,决定了谁能更好地从网络中受益。

  D:Desire(兴趣)——指个人上网的动机、兴趣。这是从微观层次上关注信息沟。兴趣与动机与前面三者之间也有着千泛万缕的联系。这四个方面共同形成互联网用户在信息获取和利用方面的鸿沟。

  ①国际层面,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硬件软件都还有一些差距,应加快发展,全方面提高,缩小鸿沟差距;

  ②国内层面,我国在新传播领域仍存在地区差距,因此政府应在硬件方面对欠发达地区或低收入阶层给予特殊的扶持政策,推进硬件设施的普及程度。

  ③个人层面,在媒介使用能力方面社会各阶层或者群体之间的差距也正在出现并呈扩大的趋势,应在软件方面培养新媒介使用的技能,加强教育。

  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5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表明,截至2022年12月,我国非网民规模为3.44亿,其中非网民仍以农村地区为主,农村地区非网民占比为55.2%。

  数据显示,使用技能缺乏、文化程度限制、设备不足和年龄因素是非网民不上网的根本原因。因为不懂电脑 / 网络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58.2%;因为不懂拼音等文化程度限制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26.7%;(对应Basic skills,即基本技能)因为年龄太大/太小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 23.8%;因没有电脑等上网设备而不上网的非网民占比为 13.6%。(对应Access,即接入与使用渠道的获取)

  在传播技术一直更新、传播效率逐步的提升的今天,大众传播的信息传达活动无论对社会经济地位高者还是社会经济地位低者都会带来信息增量,但不同之处在于,不同人由于经济条件、传播技能、已有知识存储量、社交范围、信息选择性接触和大众传播媒介性质的差异,信息鸿沟仍会处于扩大趋势。

  在城乡的数字鸿沟问题中,城乡发展的不平衡导致了数字鸿沟,数字鸿沟又会加剧这种不平衡,需要在宏观和微观上做出调整。

  在推进城市新基建的同时大力加强农村新基建的落地,使发展成果让人民共享,也为开展“互联网+产业扶贫”创造良好的基础设施条件。通过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农村和城市的“所有个人”提供均等的传播机会,以期缩小“鸿沟”。

  非网民上网的促进因素主要在于提供培训指导、提升上网技能。政府一方面能够通过大众媒介向公众传播有关信息素养的知识,另一方面改善信息化教学环境,让农村孩子从小培养出信息意识和信息素养,这样才有机会改变农村信息贫困的现状,从而在未来使数字鸿沟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消减。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贫困的存在使得上网成为一种奢望。只有消除极端贫困现象,才能不再让贫困成为网络阻碍。

  除了继续完善互联网基建、加强农村信息素养教育、减小城乡差距以外,还要重视“数字反哺”,让子代用亲代可接受的方式,不断对父母进行思想灌输和科学引导,让其主动融入信息社会,利用数字反哺减少因代际而出现的数字鸿沟。

  我国在面临全球数字鸿沟的背景下,一方面要依托新基建,搭建良好的传播格局,实现内部信息联动。另一方面要对第三世界国家给予技术上的支持和文化传播,倡导国际信息合作交流,努力缩小全世界内的信息传输差距,客观上也提升了我国国家形象。

  尽管随着新冠毒性的减弱,疫情防控政策的宽松,疫情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正在慢慢地减弱。但不可忽视的是,疫情仍然大大地改变了我们社会媒介化的进程,也暴露出了许多数字鸿沟中的问题,因此有必要对疫情期间的数字鸿沟进行回顾,探究其持续影响。

  几年前,新冠病毒肺炎席卷全球,先是大范围地停工停学,而政府的许多公开消息、健康打卡、资源调拨等纷纷在网络上“云”进行.....

  社会“媒介化”进程的加速加剧了老年人和年轻一代互联网“原住民”之间出现了数字鸿沟,而“停课不停学”等远程教育政策实施,也让技术发展程度不平衡的城市和乡村之间凸显了数字鸿沟现象。

  例如疫情期间,“河南邓州一贫困户的女儿疑因没有手机上网课服药自杀”“老人因无法出示健康码被赶下公交车”等事件,均是生活中的数字鸿沟的直观体现。

  疫情期间,网课成为全国学校的选择。而现实是当农村的孩子还在以电视和读书作为索取信息的手段时,城市里的孩子更大可能已成为互联网“原住民”,使用电子科技类产品来进行学习和娱乐,这是城乡差距所带来的教育数字鸿沟。

  一方面,经济本身的不平衡造成信息的不平衡;另一方面,这种信息不平衡又推动着城乡经济水平更加不平衡。此次疫情让大量的办公活动向线上转移,也推动了线上办公成为未来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新趋势,同时也加大了乡村学生在未来踏上社会后弥补教育数字鸿沟的难度。

  年轻一代对于信息的接受能力强,容纳性好,处理、分类信息的能力更优。而年老一代容易受到传统观念制约,对信息的接受能力弱以及对新概念和新事物的理解能力和容纳接受度低。这就是在家庭层面数字鸿沟所表现出的代际鸿沟,即父母和子女在新媒体采纳、使用以及与之相关的知识方面的差距,这是传统代沟在数字时代的延伸的一种。

  过去的几十年间,人们往往对科技的上限充满憧憬与想象,而现在慢慢的变多的人开始警惕它的下限。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它制造了“鸿沟”,也为填平“鸿沟”提供了良机,但前提是,我们的社会公共服务和每个个体都心系“鸿沟”,给那些时代身后的人一些时间。

  6.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2020.4.28.

  8.王宜帅.新冠肺炎疫情下出现的“数字鸿沟”现象探析[J].视听,2020(08)

  9.周裕琼,丁海琼.中国家庭三代数字反哺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国际新闻界,2020,42(03):6-31.

  10.彭波,严峰.我国消弭数字鸿沟的新机遇与新路径探析精读[J].现代传播,2020,42(02)返回搜狐,查看更加多